新能源電動汽車安全性能檢測中采集車架號及BMS電池數據的難點

        2023-10-10 14:59:36 劉國瓊

        按照新能源電動汽車安全性能檢測,必須采集到汽車的車架號及BMS電池數據做對應的評測。國內電動汽車主要以比亞迪、特斯拉、廣汽埃安、五菱新能源、長安新能源、大眾、理想、蔚來、哪吒等主流為主。與傳統燃油車不同的是,電動汽車不用執行OBD2標準,因為本身具備零排放的屬性。

        在新能源電動汽車安全性能檢測中,涉及這些車型品牌的車架號、BMS電池管理系統數據成了一個非標準化下的個性化數據采集。按照傳統OBD2標準在15031-5的ISO協議下,燃油車的車架號采集也只是占多半,在新能源車上,會存在很大差異。實際情況是,不少新能源車廠家為了保證上牌需要,通過燃油車診斷協議,大部分可以獲取到車架號(VIN),但是在BMS管理系統中,由均勝電子、億能電子、比亞迪、欣旺達、博世、海拉、萬向、松下等國內外知名大企業為電動汽車BMS電池管理系統提供。

        圖片 

        在新能源汽車制造與汽車核心零部件互搭、組合、共同研發、交叉合作的各種合作模式下,新能源汽車BMS電池管理系統的數據及DBC控制策略就會變得五花八門。這,就是最核心的難點。那么如果是從后裝出發,或者以滿足新能源電動汽車安全性能檢測為主,需要采集這些BMS的數據,那么,必然在采集數據的過程中會存在很高的數據門檻,也會有大量的研發投入。

        從實車上來看,要把新能源電動汽車安全性能檢測中的車架號及BMS信號采集到滿足需求,那么,時間、效率、車型覆蓋、技術能力都將是巨大的屏障。新能源電動汽車和傳統燃油車有著天淵之別,技術架構,零部件供應商、DBC控制策略,采集難度等等復雜情況,會讓實施的項目周期、研發投入拉長。國內首屈一指的速銳得科技,通過7年的積累,也就大概覆蓋了270多款車型的數據,因為新能源車更新迭代太快,這里面還包括不少已經停產的車型數據,由此可見,采集出來,能否用得上,還是個潛在的問題。

        圖片 

        也因為新能源汽車更新迭代太快,所有的執行標準更新,無論是從車架號還是從BMS電池管理系統、續航都存在巨大差異。另外還包括網絡結構的差異,比如標準的CAN協議、CANFD協議、以太網協議及其他復雜組合協議,例如寶馬和奧迪的BSD協議,SENT協議。

        整體上看,新能源電動汽車安全性能檢測項目大、車型多、協議復雜、采集周期長、技術要求高、覆蓋車型廣是項目整體的難點。解決這些問題,需要企業有長周期的沉淀與計劃,并有專門的人對于各種車輛的DBC協議層的交互具備采集的能力,另外也是需要高級的技術員和專業的采集裝備才能滿足這樣的項目,商務條件都是次要的,因為,沒有最低,只有更低。結合充電樁的信息數據采集與管理,這是個龐大的工程。

        圖片 

        另外,我國企業產品與研發管理涉及的典型問題:

        1、缺乏系統、正確產品管理觀念:主要表現為廚子干了司機的活,小車司機干了大車司機的活,核心供應商外包了產品的活。

        2、缺乏前瞻性,有效的產品規劃:有什么就干什么,哪個多賺點就干哪個,以至于主心業務脫離,市場定位找不準,利潤好偏離主線,利潤低什么都做。

        3、在產品生命全周期過程中缺乏系統的業務決策評審:不能正確看待項目周期及公司發展路徑,執行與探路兩相沖突。

        4、職能化特征明顯的組織結構阻礙了跨部門,跨行業的協作:比如銷售與研發配合不到位,工程與質量的扯皮推諉等等。

        5、不規范,不一致,串行的產品開發流程:產品及研發、代碼混亂

        6、項目管理薄弱(包括進度、成本、質量、風險等)

        7、技術開發與產品開發分離,缺乏聯動運作機制:粗淺的理解導致項目延誤,比如本來是用波形的邏輯,用電壓作判斷(經驗主義),上了實車才知道原來一開始就錯了。

        8、缺乏共用模塊組織能力:研發模塊不能復用,代碼分散,做很多重復研發。


        電話咨詢
        公司地址
        解決方案
        QQ客服
        中文字幕开心激情